球探比分直播电脑版:熊曉鴿:2019的心情是淡定!當變數成為常態,就不再焦慮了

澳客网比分直播 www.046538.live · 2019-12-10 15:40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機會,始終保持很好的心態,不停學習,才會使得一個公司能夠具備基業常青的基因。

創客貓注:本文來源于由清科集團、投資界舉辦的“第十九屆中國股權投資年度論壇”上,清科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倪正東與IDG資本創始董事長熊曉鴿展開的精彩對話。

微信圖片_20191210162945.jpg

對于2019年,熊曉鴿用了“淡定”兩字來形容?!耙蛭北涫晌恢殖L?,就不再焦慮了,出現什么問題大家就解決什么問題?!彼硎?,做一個好的投資管理者最重要的一點,是要保持一個很好的心態。IDG在中國成功地度過了四個周期,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支撐因素就是有一個好的心態。

IDG在中國發展了26年,仍然是頭部機構之一,永遠沖在最前線。如何讓一家企業保持競爭力?熊曉鴿認為,這個過程中最重要是要形成一個體系,一個好的風險投資管理者,首先要像一個好的知識分子那樣去共同學習、推翻成見。

“我們認同一個愿景,通過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一步步把公司做成百年老店。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機會,始終保持很好的心態,不停學習,才會使得一個公司能夠具備基業常青的基因?!繃磽?,他提到,業務層面,把握住每個時代的機遇也是保持勢頭的關鍵,未來,AI、精準醫療、5G、自動駕駛、智能制造等很多方面都會有很好的機會。

最后,經歷了2018的“焦慮”和2019的“淡定”,熊曉鴿對2020年的預測是“激動”。

以下為對話實錄:

26年投資超800家公司,超200家退出

中美競合關系是一種新常態

倪正東:大家下午好。我們跟熊總的對話持續19年了。您常年穿梭于中美市場,也是把風險投資引入中國的第一人,你怎么看中美關系?

熊曉鴿:談到風投不能不提到美國,因為風投就是由美國發源的,至今已經發展了50年左右,依然還是很年輕的行業。風投的確為美國創造了一批出色的科技公司,比如蘋果、惠普等都是在風投的支持下做起來的。我在1992年得到美國國際數據集團董事長麥戈文先生的支持,做了第一支進入中國的外資投資基金。到現在已經投了超過800家公司,其中200家通過IPO或并購成功退出了。

我認為中美在投資領域其實具備很強的互補性。過去我們有很多還沒有實現盈利的公司都去納斯達克紐交所上市,因為國內資本市場對盈利上市有明確要求。當然,我們很高興看到今年科創板的推出,給國內企業大大增加了上市機會,但在海外上市對于企業建立便利的融資渠道、建立國際化的品牌、開拓海外市場都仍然具有優勢。所以我覺得中美怎么能夠,尤其在科技投資方面形成一些共識和規則,通過協議把它固定下來,對投資是會有好處的。

另外我在美國見到很多LP和合作伙伴,跟他們談中國的市場。大家很關心,但對未來的發展都是很有信心的。我們都看到每當雙方談判有一個好的消息時,兩邊的股市都往上漲,反之兩邊股市往下降,這說明中國和美國市場,對中美建立良好合作的互動關系是共同期待的。

倪正東:VC/PE是舶來品,過去20年中美的合作,助力創投行業取得巨大成功,而我們是最大的受益者。中國依賴于美國的資本市場,中國排在前50名的VC/PE,特別是外資,70%、80%都來自于美國市場,未來競合關系會是一種新常態,我們要適應這個關系。

熊曉鴿:我認為做投資,中國和美國的同行們,不是博弈的關系,而是既競爭又合作的關系。

2019——淡定

知識分子的天職是推翻成見

倪正東:去年我們交流的時候,你用“焦慮”形容了當下的心情。2019年,用什么詞形容?

熊曉鴿:其實去年是我們歷史上IPO最多的一年,一共19個,但是包括我們在內整個業界對未來的發展不定性產生了很多的焦慮。而今年,我覺得可以用淡定兩個字概括。因為當變數成為一種常態,就不再焦慮了,出現什么問題大家就解決什么問題。

所以我始終在講,做一個好的投資管理者最重要的一點,要保持一個很好的心態。IDG資本至今在中國已經做投資做了26年的時間,完整經歷了四個經濟周期,每個周期我們都成功地度過了,這其中有一個好的心態是非常重要的支撐因素。

倪正東:IDG做了26年,經歷了很多浪潮,仍然是頭部機構之一,怎么能夠讓IDG永葆青春,永遠沖在最前線?

熊曉鴿:首先,是中國巨大的市場給了我們一個契機。什么事情總得人先來做,在90年代初,因為美國國際數據集團麥戈文董事長看好中國市場,所以給了我們這個機會。1999年,我們率先啟用合伙人制,從原本美國國際數據集團下設的投資部門變成了獨立運作的基金管理團隊,當時也是國內第一家設立合伙人制基金管理模式的機構,這些完全都是我們在中國的土壤上、市場環境中邊學習邊做起來的。

回到你的問題,怎么讓一個企業保持它的競爭力,能夠長盛不衰,我覺得有幾點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和我的同事們一直有個共同的愿望就是把IDG資本打造成百年老店。這個過程中最重要是要形成一個體系。我們公司有一幅吳冠中題的詞“知識分子的天職是推翻成見”。我們覺得一個好的風險投資管理者,首先要像一個好的知識分子那樣去共同學習、推翻成見。

我們認同一個愿景,通過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一步步把公司做成百年老店。你看早一批中國很成功的消費互聯網公司,創業者基本都是60后,投資者是50后。而現在80后都已經充當主力了,一代一代的傳承從未停止。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機會,始終保持很好的心態,不停學習,才會使得一個公司能夠具備基業常青的基因。

業務層面,怎么能把握住每個時代的機遇也是保持勢頭的關鍵。在中國,過去成功的公司基本是在消費互聯網領域,因為趕上了絕佳的時代和中國這么好的市場。那么未來,AI、精準醫療、5G、自動駕駛、智能制造等很多方面都會有很好的機會??萍祭嗟耐蹲識季哂幸歡ǖ鬧芷諦?,大概十年左右可能會出現一個所謂的主導技術,怎么能把握它順勢把企業做到一個新的規模和高度是很重要的。

干了26年投資,何時退休?

倪正東:很多人問我,今年好像沒怎么見到熊總,是不是退休了?我知道你沒有退休,現在仍然在全球飛來飛去,你準備再做多少年?打算什么時候退休?

熊曉鴿:其實過去一年多我也一直挺忙的,忙于和很多LP、大佬們見面談中國的市場,未來投資的事。

談到退休,孫正義跟我是同齡人,這點我要向他學習。孫正義的愿景是把軟銀做成三百年的公司。三年前他設立了一支1000億美元的愿景基金,其中沙特投了最大的一筆450億美元,今年我在東京見到他,并沒有看到他滿足于此,依然干勁十足,這點我要向他學習。

作為公司最早的一員,我未來可能會多花些精力去思考如何完善公司體系和幫助我們新一代的投資人成長。我們的李驍軍、???、王靜波這樣的投資人一批批的上來,我們和新生代合伙人之間也需要做傳承。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中國目前的法定退休年齡是60歲。而我之前碰到一些做醫藥、醫療健康研究的人,他們認為人未來可以活到120歲,那就意味著退休之后還有60年的時間。退休后的生活怎么過,是個很大的問題。大家都知道馬云50多歲就退休了,但前不久我看到他去非洲和臺灣支持創業者,他仍然在做他喜歡的創業這件事情。

所以我覺得,考慮退休之前要先考慮好退休后做什么。

另外這也是一個投資機會。隨著中國快速進入老齡社會,老年人將是個很大的消費群體。所以做個知識分子挺好,我一開始講的一起來學習,市場上有什么樣的機會,怎么樣把我們資源用好投出很牛的公司。不僅我們自己成為百年老店,還能幫助所投的公司也具備成為百年老店的素質。

如果我們說IDG在中國做的比較久,能夠把更多的心得,不僅跟我們的合伙人分享,還能跟今天新生代的基金管理者一起分享,對他們有所幫助,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剛才我在下面聽臺上有這么多年輕的基金管理者都講的非常好,我們也非常愿意向他們好好學習。

2020——激動

新的主權基金LP可能出現

倪正東:剛才講到孫正義,他是投資界的傳奇。但是孫正義投的一些公司被很多人看衰,你怎么看待這個問題,對中國有什么啟示?

熊曉鴿:在今天的中國投資市場,除了像我們這樣的投資機構,還有BAT這樣的巨頭自己本身也都在做投資。在中國投資界的參與者確實比美國更多元,更熱鬧。這些公司繼承了我們傳統的風險投資,成為VC投資的競爭對手和合作伙伴,同時也是接盤者,這是中國和美國很大的不同。

孫正義現在推出的一千億美元的基金其實有很大不同,第一他自己出了很多錢,第二沙特的PIF投了450億美金,占了45%。投資方面他只是在后面的這一輪,相當于賽馬跑道300-400米的時候,已經基本能看出誰能贏了再下手。

價格高不要緊,它這個策略能不能成功我們拭目以待。而現在我們正好在補像孫正義這樣的路來走我們的路,也就是賽馬前面的100到300米這段,我們有全面的覆蓋,有VC基金,有成長PE,還有并購等這樣的基金來合作。

另外,我們的基金里面也要出現新的LP,不是傳統的母基金,公益基金等,可能要出現一些新的產業基金,還有主權基金作為我們的LP,否則的話,這個地方會留下很多的真空。這里面還是有很多機會的。

倪正東:你覺得還是有很大的機會,雖然面臨很大的挑戰。

熊曉鴿:我是覺得孫正義對技術的把握還是很好的,所以這點我不能說我們僅以每家公司上市成不成功來論英雄,這個為時太早。

倪正東:孫正義對中國、對全球的VC還是有很大的貢獻,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由于時間關系,還有一個問題,剛才你說了中國目前行業面臨很大的問題,不是退出的問題,是募資的問題。現在中國VC和LP的構成,基本上是這樣的比例,國資65%,民資20%,外資15%,IDG因為有國資、有外資,也有民資,你怎么看整個LP市場的變化和將來的格局,對中國整個VC和PE的影響?

熊曉鴿:IDG資本是十年前開始管理人民幣基金,成為當時最早管理社?;鸕耐蹲駛怪?,非常有幸能夠得到他們的信任與認可,同時我們也一直在管理美元基金。我覺得兩者互補性很強,比如新興的行業,甚至在上市以后一兩年還不盈利的公司,用美元基金投資就有更大的優勢,因為LP對這種風險有預期,承受能力更強;而那些比較傳統的商業模式很清楚的,在A股市場上市的就用人民幣投更有優勢。

倪正東:我問一個簡單的問題結束我們今天的對話。每年年底的時候你用一個詞描述上一年,今年是淡定,2020年用什么詞來形容,預測一下。

熊曉鴿:我這人向來樂觀,因為大家經歷了焦慮的2018年和淡定的2019年,明年應該激動起來。

(文章來源:投資界)

{ganrao} 湖北十一选五怎么玩 七乐彩出号规律破解 美锦能源股票吧 秒速飞艇58 股票融资债券融资 广西11选5预测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人工计划 2018年最靠谱理财平台 排3走势图300期 云南时时彩常用走势图 浙江20选5一等奖奖金多少 tianjin快乐10分开奖 江苏七位数开奖查询今天开奖结果 一分快3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黑龙江十一选五app 浙江手机版11选5走势图